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“兆群兒”和他的父母們

                1500多封家信,是孫兆群寫給烈士父母的,摞起來足有一人多高;超過10萬公里的行程,從山東到江蘇再到湖南,孫兆群的足跡遍布16位烈士的家鄉。寄出的錢物對粗枝大葉的孫兆群來說早就沒了概念,他只知道每月發工資的日子一到,就買上禮物往鄉下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為著戰場上那一句“誰活著回來,誰就替犧牲的戰友照顧雙親”的“生死約定”,軍休干部孫兆群一諾千金,將照顧16位犧牲戰友的父母的責任扛在了肩上,36年如一日,用千金一諾的誠信和敦愛篤行的孝義書寫著人間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戰場上的“生死約定”

                1985年9月,前線。孫兆群和他的突擊隊員們正在執行防御作戰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天傍晚時分,后方送上來幾盒月餅,戰士們才知道中秋節到了。那晚的月亮特別圓,皎潔的月光灑在戰士們身上。戰士們看著手里分得的半塊月餅,卻吃不下去。每逢佳節倍思親,突擊隊長孫兆群當然能理解戰友們的心情,他說:“今天是中秋節,大家都說說自己的心愿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大家七嘴八舌地說開了。吳明玉的母親一直有頭痛病,他說:“如果我能活著回來,一定買些天麻治好俺娘的病?!惫苓M的父母還沒見過他穿軍裝的樣子,他說:“如果我能活著回去,俺一定穿上整齊的軍裝,給俺爹俺娘敬一個標準的軍禮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錚錚鐵漢也有如水柔情,大家表達的都是對父母的牽掛。月光下,戰友們年輕的面容生動又神圣。孫兆群動容地說:“有打仗就會有犧牲,我知道大家放心不下家中的父母,我提議大家訂個‘生死約定’,不管最后是誰活著回去,活著的戰友都要替犧牲的戰友盡孝,大家說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好!”戰友們一致贊成這個提議。那時誰也不知道誰能活下來,但大家心里都記下了彼此的心愿。

                來自“兆群兒”的認親信

                英雄們戰場歸來,但16位戰友的生命卻永遠定格在了那一年。盡管那場殘酷的戰斗已經過去了近40年,孫兆群依然無法釋懷。他常常自責,作為突擊隊長,最后卻沒有把戰士們全都活著帶回來,他像是欠了一筆感情債,需要用一生去償還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部隊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從七連的烈士檔案里查找16位犧牲戰友的家庭住址,按地址分別給他們的父母寫了一封認親信。他將積攢下的工資分成16份,隨信分別寄往烈士家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在每一封信的開頭寫道:“大伯、大媽,我是您兒子生前的戰友,在戰場上我沒有照顧好您兒子,他為了維護祖國的榮譽光榮犧牲了。你們失去了一個好兒子,我失去了一個好戰友、好兄弟。他不能為你們盡孝了,往后,我就是你們的兒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信的結尾都會這樣懇求:“親愛的二老雙親,就請認下我這個兒子吧!我會像親兒子一樣,照顧好你們的生活?!弊詈蟮氖鹈y一都是“兆群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1986年8月,顧克路的父母收到了孫兆群的第一封認親信,起初并沒有當回事,以為這只是兒子戰友的客套。沒想到的是,之后竟陸續地收到了3筆匯款,他們想當面退回這筆錢。1987年春節剛過,老兩口就迫不及待地從鄒城趕到淄博。當他們看到一臉憨厚樸實的孫兆群出現在面前時,便從心里認下了這個主動送上門、真情真義的好“兒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為此,孫兆群準備了一個記錄本,一一記錄下各個家庭有哪些困難,誰家的老人生病了,生的什么病,誰家的兄弟上學了,誰家的姐妹出嫁了,又有誰家的親人要找工作……孫兆群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解決他們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諾千金36年

                “兆群兒比親兒子對我們還親??!”日子一天天過去,孫兆群與那些犧牲的戰士父母們的情感日趨篤厚。都說父子連心、母子情深,這些老人的心和孫兆群緊緊地連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年冬天,天氣很冷,烈士公衍進的父親為了取暖,就在鎮上買了條劣質的電褥子鋪到床上,結果電褥子短路,差點造成火災。孫兆群知道情況后,趕緊在淄博買了四片保暖又安全的電熱瓷磚,當天就給老人送去了。他想到其他老人應該都會面臨冬天取暖的問題,于是給每家的老人都買了一套電熱瓷磚,親自送去安裝。擔心老人不舍得用電,他又給每家付了500元的電費。

                1995年的秋天,連日勞累的孫兆群病倒了,患了嚴重的腦炎。他并沒有把自己住院的消息告訴任何人,可老人們還是知道了他生病的消息。母親們顛著小腳,帶著家鄉的特產到醫院。她們說:就是來看看兆群兒,看完才能放心。吳明玉的母親到處打聽治療腦炎的偏方,當聽說核桃對大腦有益處時,老人把自家收的核桃全存了起來,一顆都沒舍得吃,留給孫兆群補身子。

                2006年,孫兆群的父親病重住院,他在陪護父親住院治療期間,二哥也突然患病不治身亡,撒手人寰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顧克路的母親又突發腦溢血,孫兆群聽到消息后憂心如焚。他將住院的父親托付給了別人,自己坐上了從淄博到濟寧的火車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孫兆群的精心照顧下,目前16位烈士的父母大都身康體健。其中年齡最大的有103歲高齡,最小的也已經82歲。隨之而來的,就是老人的身后事。烈士顧克路的父親去世,孫兆群跑前跑后,盡著一個孝子的責任。老人的送老衣服從里到外、從上到下,都是孫兆群一手置辦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晃36年過去了,歲月不饒人,孫兆群也已經是61歲的老人了。但是,生命不息,諾言在身,他的敬老之路還在繼續……

               ?。ㄎ模睢》濉±罱ㄔO)


              男生上体育课一直往女生这看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