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“女槍王”退役后,成了軍嫂

                一米七八的高個子,梳著齊耳短發、皮膚黝黑,言談舉止干練、凌厲,這位英姿颯爽的山東姑娘叫徐晴晴。一年多前,她還是東部戰區陸軍第73集團軍某旅的“軍營網紅”“女槍王”,如今雖已退役,卻成為該旅中士李永坤的妻子,延續了自己的軍旅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花環”配滿環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,在上海東海職業技術學院空乘專業上大二的徐晴晴投筆從戎,成為第73集團軍某旅的一名衛生員。她說,空乘夢、藍天夢是許多年輕女孩的夢想,但她還有一個兒時就有的夢想——成為軍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來部隊報到前,徐晴晴就做好了準備:摘掉美瞳、取下飾品、剪掉及腰長發,愛美的她將化妝品統統鎖進抽屜。她對自己說:“徐晴晴,這是你的‘入伍禮’?!睕]承想,剛進軍營第一天,她就被告知精心剪短的頭發不合格??粗约旱膭⒑1话嚅L一撮一撮剪掉時,徐晴晴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。理完發,幾個新入伍的女孩抱在一起,哭成了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新兵集訓隊,徐晴晴的身體素質并不出眾。但她訓練極為刻苦,各項軍事能力進步顯著,軍姿訓練、據槍定型訓練、400米障礙、武裝3000米跑,每一項課目,她都以全優成績通過,成為戰友們眼里軍事訓練的“全能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更讓戰友們感到意外的是,徐晴晴作為新兵第一次參加實彈射擊,就取得5發子彈打出50環的好成績。女兵班長張貞鳳不禁贊嘆:“帶了這么多屆新兵,還沒見過射擊成績這么穩定的女兵?!边B長趙培堯在現場給她戴上自制的“精武”花環,一時間“神槍手”的美名不脛而走。

                躋身 “百名槍王”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,徐晴晴成功入選集團軍狙擊手集訓隊,成為集訓隊里唯一的女兵。

                集訓隊里高手如云,想在這個隊伍里占據一席之地談何容易?徐晴晴第一次射擊考核就遭遇了“滑鐵盧”,集訓隊的訓練課目中要對隱顯靶和移動靶進行射擊,習慣了固定靶射擊的徐晴晴成了“脫靶公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徐晴晴身上有股不服輸的狠勁,為了跟上訓練節奏,她利用休息時間加練,還請狙擊教練楊美華給自己“開小灶”。胳膊磨破了皮,傷口和衣服粘在了一起,她一聲不吭,貼上創可貼繼續訓練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徐晴晴實現了“彎道超車”,在集訓隊的射擊成績趕超了許多男兵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女兵可以享受照顧,但徐晴晴拒絕這樣的“福利”。她說:“照顧我就是小看我,我想證明,拿針管的衛生員同樣可以成為一名出色的狙擊手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在所有狙擊課目中,對徐晴晴來說最難的是狙擊手心理素質的訓練。一次,在偽裝條件下據槍瞄準時,教練悄悄將一大團蚯蚓放在徐晴晴的手上和狙擊槍上,徐晴晴感覺手背上有涼涼的東西在蠕動,不由把目光投向手背。當看見蚯蚓時,她嚇得大叫起來,暴露了狙擊位置。楊教練以此告誡她:“狙擊手暴露位置就意味著死亡。過不了心理關,就要離開集訓隊?!苯涍^多次訓練,徐晴晴克服了心理障礙,最終圓滿完成狙擊手心理測試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個月的集訓下來,徐晴晴的外表發生了明顯的變化:原本白皙的皮膚曬得黝黑,細嫩的雙手布滿傷痕,胳膊肘磨出了厚厚的老繭。每次和媽媽視頻通話,媽媽看見女兒曬黑的面龐、神采奕奕的眼睛,既開心又心疼,她明白女兒的成長和取得的成績背后,付出了巨大努力甚至傷痛。

                集訓結束,徐晴晴已能熟練使用各種狙擊裝備,掌握了射擊、潛伏、偽裝、手語等狙擊專業技能,躋身集團軍“百名槍王”行列。這對一名女兵來說,更加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  從“準空姐”到衛生員,再成為“女槍王”,徐晴晴有太多感悟。她說:“在大家勸我休息時,我從沒想過放棄,我一直在做的就是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想要的目標。我堅信,努力永遠不會欺騙人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延續“軍旅夢”

                回到連隊,徐晴晴負責管理器材庫房。醫療器械箱比較重,連隊技師李永坤經常幫助徐晴晴抬東西,一來二去,兩人熟絡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永坤與徐晴晴是山東老鄉,兩人同為旅里的訓練尖子。李永坤過硬的軍事素質和專業技能一直讓徐晴晴很欽佩;徐晴晴在狙擊手集訓隊的優異表現,也讓李永坤刮目相看。雖然彼此都有好感,但由于當時“義務兵一律不得在部隊內部或者駐地找對象”的規定,兩人誰都沒提,一直保持著普通戰友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9月1日,徐晴晴退役后回到學校繼續學業,李永坤終于鼓足勇氣向她表白,兩人確定了戀愛關系。雖然不能像普通戀人那樣經常見面,但共同的部隊經歷是他們之間最牢固的情感紐帶。

                戀愛期間,也有人提醒過徐晴晴,嫁給軍人會很苦很累,更多時候要一個人扛起整個家?!拔耶斶^兵,知道軍嫂的辛苦,也更懂得軍人的不易,因為懂得,所以才更珍惜?!毙烨缜缯f。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2月,李永坤休假,向徐晴晴求了婚。不久,在家人和朋友的祝福中,兩人領證結婚?!拔逡弧眲趧庸?,徐晴晴以軍嫂的身份到部隊探親?;氐绞煜さ牡胤?,她不禁感慨萬千,這里也有她的青春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,徐晴晴將大學畢業,她計劃著報考家鄉的事業單位,以便照顧雙方父母,讓丈夫沒有后顧之憂,在部隊安心服役。她說:“我雖然脫下了心愛的軍裝,但我的軍旅夢依然在永坤身上延續?!?/p>



              男生上体育课一直往女生这看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