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從邊防哨所走出的“考古學教授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高聳的鼻梁,堅毅的目光,健碩的身板,清晰的條理和不緊不慢的語調,在儒雅中透出幾分剛毅。他就是我國考古學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,中央統戰部、中央宣傳部、教育部、國家民委四部委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”研究基地主任,教育部國家級重大人才計劃入選者,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所長、“考古學教授”——霍巍。

                愛動腦筋的小班長

                1957年,霍巍出生于一個軍人家庭。童年的隨軍生活,在他的心底悄然埋下了當兵的“種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1977年1月,正在樂山市井研縣“上山下鄉”的霍巍報名參軍,入伍來到了中緬邊境上的雪林哨所。巡邊是這里的重要職責,與戰友們平均負重60余斤,翻山越嶺、攀巖過河,一次來回就得7天。

                憑借突出的軍事訓練成績和出色的政治表現,入伍第二年,霍巍便被破格提升為班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但這個班長不好當??!”霍巍說,“班里10個人就有7個不同的民族,生活習性完全不一樣?!睘榱俗屆棵麘鹗慷寄鼙舜私邮?,他居中調整大家的生活習慣,鼓勵大家各自往前走一步,積極適應班里的特殊環境?!疤幚砻總€事情都要動腦筋,這是對我最大的考驗?!?/p>

                一邊要抓軍事訓練,一邊還要抓營房建設。他清晰地記得:營建用的木材得全靠人力從山上扛到駐地,而路邊就是懸崖,有時下雨路滑,只能半跪在地上,抓著草木、藤蔓爬行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圓滿完成任務,他便組織大家接力搬運,并事事帶頭,以身作則,主動多做一些、多幫一些?!爱敯嚅L的,就要多做一點?!被粑r常告誡自己,凡事要躬身篤行。

                1978年,高考制度恢復后,霍巍以優秀班長身份被推薦參加全國高考統考。沒有桌子、板凳,他就以床為桌,以子彈箱作凳,白天堅持訓練、營建,班長的職責一樣不落;夜間挑燈學習,累了就打個盹兒。

        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最終,霍巍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四川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,并先后在四川大學獲得學士、碩士、博士學位。

                1983年,因考古專業師資緊缺,學校希望他能留下,霍巍退役。1985年,研究生畢業后的霍巍,選擇留校工作至今。

                西藏考古的先行者

                1990年,學校傳來消息:選派兩位年輕老師去參與為期3年的西藏文物普查?;粑”闩c老搭檔李永憲商量:“老伙計,我們去西藏開辟一片新天地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初入西藏,在僅有兩個彩色膠卷、幾個黑白膠卷的情況下,他們便堅持自己畫壁畫、測建筑,把能省的膠卷盡量省下來,還從每月的工資中省出錢來買膠卷、搞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  1992年,霍巍一行去到阿里?!澳菚r候到阿里斷斷續續要走十來天,路極其難走,好多次車陷冰河和流沙?!薄斑M到千里無人區之后,沒有任何通信工具,也沒有任何救援設施,只能聽天由命?!薄拔易顡牡氖浅鲕嚨?,但還是碰上了,只是有驚無險,人員安全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霍巍給學生們時常笑談起當年的回憶,還有那些“險些喪命”的經歷。但這些在霍巍看來都不算什么,有了部隊的磨礪,再大的苦都能吃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后的30多年,在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,許多地方都需要攜帶設備攀爬才能達到的山頂;在發掘地點揚沙嚴重,不時還會有暴雨、冰雹和泥石流相隨的惡劣的環境下,霍巍仍堅持多次帶隊前往西藏阿里地區開展考古發掘和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西藏考古領域,霍巍和他的團隊獲得了多項重大的考古發現,創造了多項第一。被譽為“高原敦煌”的西藏高原第一處繪有精美壁畫的佛教石窟群——皮央。東噶石窟,比《唐蕃會盟碑》要早100多年的《大唐天竺使出銘》碑刻等許多重要發現,被譽為“20世紀以來中印和唐蕃交流史上最重大的考古發現”。他也成為真正意義上西藏細石器考古發現的第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霍巍在多年研究的深厚學術積淀基礎上,又提出了“高原絲綢之路”這一概念,不僅極大地豐富了“絲綢之路”的內涵,更對闡釋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大格局的形成做出了突出成績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此基礎上,霍巍和他的團隊又經過激烈競爭獲批中央統戰部、中央宣傳部、教育部、國家民委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”研究基地,并在三星堆考古、西南考古等領域不斷取得新的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科研、教學和行政工作十分繁重,但對于學校每次的任務,霍巍都像領軍令一樣接下,并出色地帶頭完成各項任務,當好“排頭兵”。他先后破格晉升為副教授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在行政管理上先后擔任了歷史系主任、文學院副院長、歷史文化學院院長、校博物館館長、藏研所所長等職務。

                霍巍透露自己的小竅門:部隊的管理通常要求在規定時間達成目標,擔任院長以后,他便制定了3條規矩:嚴格遵守時間、做事講究效率、要求別人做的事情先從自身做起。

                傳道解惑的授業者

                學生眼里的霍老師“在學術上非常嚴謹,對學生要求特別嚴格;在生活上又非常關心學生,喜歡與學生交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德才兼備,但要德行為首;有教無類,但還要因材施教;筑牢基礎,但更要開拓創新?!被粑〗淌谌缡钦f,如是做。

                無論課堂、講座還是會議發言,霍巍都深受學生歡迎,他的講授思路清晰、層次分明、深入淺出,語言富有思想性和啟發性,生動且幽默風趣,深受師生們的喜愛。

                霍巍開設的《考古學與文明史》成為首批上線的“中國大學視頻公開課”,主講的《考古學導論》被評為四川省精品在線開放課程,領銜制作的“東西部聯盟慕課”《巴蜀文化》成功入選“最美慕課——首屆中國大學慕課精彩100例”,領銜的《西藏歷史與文化》成為首批教育部思政示范課程,“基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課程改革”立項為教育部首批新文科教改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執教37年來,無數學子從霍巍手中接過畢業證書,成為如今中國文物考古事業的中堅力量,為中國西部尤其是西南地區的文化遺產保護、利用和文化建設事業提供持續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,霍巍被評為四川大學人文學科最高榮譽的“杰出教授”,在校內與兩院院士享有同等待遇。但在學院師生們的心目中,霍巍始終是一名“永不知倦、沖在前頭的戰士”。



              男生上体育课一直往女生这看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