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退役軍人楊勇的“非常時刻”

            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            6月4日10時22分,退役軍人楊勇值乘貴陽北至廣州南D2809次動車組旅客列車,運行至貴廣線榕江站進站前的月寨隧道口處,發現線路異常,果斷采取緊急制動措施。列車撞上突發坍塌侵入線路的泥石流坍體脫軌。楊勇同志恪盡職守,在千鈞一發之際,撂下保護動車組列車和旅客生命安全的最后一把閘,不幸光榮殉職,年僅46歲。

                放下手機,貴陽機務段動車運用車間貴廣車隊黨支部書記張軍有些恍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張書記,你怎么了?”同事察覺出異樣,趕忙詢問。

                張軍想起了3小時前的那次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2022年6月4日早7點10分。貴陽北站28號站臺。張軍遇到了準備登車的動車司機楊勇。后者穿著干凈整潔的制服,燦爛的笑容和貴陽陰沉的天形成鮮明對比。

                雨水打濕了楊勇的帽子,近來貴州總是下雨,張軍提醒楊勇注意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放心吧,張書記,遇到突發情況,我會撂下‘非?!??!睏钣驴谥械摹胺浅!?,指的是動車的緊急制動閘。遇到非正常情況,如水淹道床、異物侵入,動車司機會果斷撂下緊急制動閘,守好最后一道關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張軍意識到3小時前還在和他對話的那個活生生的人,已經用生命兌現了諾言,在生死的最后關頭撂下“非?!钡臅r候,淚水奔涌而出!

                “楊勇,我為你驕傲!”楊勇的面容,浮現在張軍模糊的淚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生死瞬間

                列車在黑暗的隧道里疾馳。

                駕駛艙里,楊勇目不轉睛盯著前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時速243,注意速度!”一路上,在動車駕駛艙內,楊勇通過動車駕駛員常用的“呼喊應答、手比眼看”的方式讓自己始終保持高度專注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光盡頭,原本一片漆黑。突然間,一個白色光點出現在楊勇的視野。光點迅速擴大,楊勇隱約看到了月寨隧道口。

                線路異常!電光火石間,楊勇做出了判斷,他的左手下意識緊握緊急制動閘,用盡全力一把推到底!飛馳的列車像被韁繩拽住的烈馬,在緊急制動力的作用下,驟然減速。減速后的列車撞上突發坍塌侵入線路的泥石流,滑行900多米后在榕江站脫線。

                7號車廂的乘客袁女士正在休息,她被一聲巨響驚醒。緊接著,車身開始劇烈晃動。車廂兩側的防爆玻璃碎裂了好幾塊,呈現特有的蛛網狀。袁女士的雙手死死抓住前排座椅背后的拉手,巨大的顛簸幾乎將她從座椅里彈飛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分鐘過后,列車終于停下。經歷了十多分鐘的等待,在車站工作人員的幫助下,袁女士成功離開車廂。離開站臺時,驚魂未定的她下意識地瞥了一眼車頭,整個駕駛艙面目全非,車體極度扭曲,像紙張一樣被揉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天下午,袁女士通過媒體的新聞報道才知道,在D2809次列車上,唯一將生命定格在榕江的是司機楊勇。而她上午在月臺看到的,被巨大的沖撞力無情撕碎的車頭,就是楊勇一直堅守到最后一秒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而那把楊勇不顧自己的性命撂下的閘,是攔在袁女士和死神間的唯一一道屏障!D2809次列車沖出隧道后,經過一段橋梁,橋下是湍急的河水。如果不是楊勇果斷撂下緊急制動閘,列車很有可能沖出軌道,墜落河中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就是一種本能反應吧,但他用自己的犧牲換來了所有乘客的安全,非常偉大!”盡管事情已過去20多天,提到楊勇的英雄之舉,袁女士數度哽咽。

                事故發生2天后,袁女士回到了自己在貴陽的家。網絡上全都是關于動車司機楊勇的報道。袁女士看到許多網友在評論區留言,內心中有某種抑制不住的沖動,作為事故的幸存者,她流著淚寫下:“楊勇,我和我的家人,會永遠感激你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這條看似平淡無奇的留言,很快被鋪天蓋地的留言所淹沒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憶當年

                “楊伯伯走了?!标惞獗驅€在上初中的兒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可咋辦?”童言無忌,好不容易憋住眼淚的陳光彬,紅了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同天去,同天回?!标惞獗蜻@樣形容和楊勇的關系。作為同批服役、同批退役的戰友,如今,陳光彬家離楊勇家僅有三四公里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(楊勇的)孩子已經考完試了,過兩天打算上門去看看?!标惞獗蛘f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勇出生的地方有條小河,陳光彬出生的地方也有一條小河,釣魚成為兩人共同的愛好。在離遵義市區30公里的板橋鎮,有一個水庫,二人常常相約在此釣魚。

                釣來的魚楊勇很少吃,全都分給了戰友?;蛟S,楊勇只是享受釣魚時難得的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  楊勇常說,野生魚營養價值高,陳光彬家的孩子小,多吃魚有好處,其實,陳光彬的兒子也就比楊勇的兒子小1歲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水庫邊釣魚的楊勇,向陳光彬透露了自己想要考動車司機的想法。已過不惑之年的楊勇開了十幾年綠皮車,如今卻要從頭學習動車的相關理論。招錄動車司機的年齡限制是45歲,留給楊勇的時間并不充裕,一旁的陳光彬放下手中的魚竿對楊勇說:“你可得想好哦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人生就是要不斷挑戰自己?!睏钣碌哪抗庾⒁曋届o的湖面,語氣十分堅定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,陳光彬的兒子和女兒、楊勇的兒子也跟著大人們去釣魚。陳光彬的兒子剛上6年級,個子長到1米7。釣魚過程中,楊勇突然轉頭對陳光彬的兒子說:“你這身板,要是不努力學習考個軍校,可惜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那天,陳光彬和楊勇收獲頗豐。釣來的魚照舊給了陳光彬,返程路上,陳光彬突然意識到,離開部隊的楊勇,從未忘記自己曾是一名軍人。

                1993年12月,17歲的楊勇參軍入伍,服役于武警海南總隊??谥ш牭诙嘘?。下連隊時,楊勇被分在4班,同鄉張云松被分在2班。

                部隊營區門口有個簡易車棚,里面停著3輛用來巡邏的三輪摩托車。張云松和楊勇的大部分交流,都發生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使用時間長,摩托車經常出現故障。每次遇到故障,班長會把他們幾個叫到車棚里,把摩托車拆了裝、裝了拆,直到故障排除。后來,張云松和楊勇進了連隊司機班,負責培訓摩托車駕駛員?!皸钣碌睦碚撝R一直比我豐富?!痹趶堅扑煽磥?,43歲的楊勇還能考取動車司機,并不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  專家說,動車司機在正式駕駛列車上路前需經過長期培訓,讓采取緊急制動成為肌肉記憶。如此,發生緊急情況時,才能在第一時間采取制動?;蛟S正如張云松所說,楊勇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作出反應,和他當兵的經歷應有關聯。

                送戰友

                聽到楊勇犧牲的消息時,退役軍人張云松正和幾個朋友吃飯。

                接到電話,張云松放下手中的酒杯,再沒有端起。

                戰友群里,除了發消息的人,大家都選擇沉默?!盎蛟S是用沉默來表達對戰友的哀悼吧?!睆堅扑烧f。

                周圍的人還在談笑風生,堅持了幾分鐘,張云松最終還是站起身來,先行離席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中,張云松第一時間和戰友確認消息是否屬實?!拔椰F在‘上去’?!睆堅扑蓪﹄娫捘穷^的戰友說。在遵義籍戰友口中,“上去”的意思是回遵義。

                電話那頭的戰友讓張云松先待在家,第二天中午,家屬會把楊勇的遺體接回遵義?!拔覀円黄鹑ニ蜅钣乱怀??!睉鹩颜f。

                聽到楊勇犧牲的消息時,陳光彬正開車從重慶返回遵義。后排的朋友說,列車脫軌了。陳光彬心里一驚,下意識地撥打了楊勇的手機。

                時間大概是11點。大約30分鐘前,楊勇已經在朋友們從手機上看到的那場事故中,英勇犧牲。電話通了,但沒人接?!皸钣抡f的,電話通了,沒人接,就是在工作?!闭f到這,陳光彬再次哽咽。

                同一時間,在全國各地,楊勇戰友們的電話紛紛響起。接起電話,聽了幾秒,隨后是堅定的回答:“我馬上上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6月5日中午11時。遵義高速公路路口。20多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戰友前來接楊勇回家。陳光彬、張云松都在其中。整個過程,戰友之間沒有交流,盡管他們中有許多是多年好友,有許多十幾年未見,但這一刻,他們只是焦急地等待,等待著英雄的歸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當載著楊勇遺體的車從眼前經過時,張云松仿佛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,“直到現在,我依舊相信他還活著”。而戰友陳光彬始終難忘水庫邊楊勇拋竿時的樣子,身材瘦高的楊勇站起身,身體向后仰,把魚竿用力向前一甩,魚餌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,落入湖中?!坝?0年結識一個朋友,讓我一下子忘記,我做不到?!标惞獗蛘f。

                網上流傳的視頻中,清晰地記錄著最后一次出車前的楊勇。身著制服的他,轉身回望的一瞬間,被監控視頻記錄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腦海中出現了另一個畫面。清晨,群山之間霧氣繚繞。在黔北婁山關腳下一座四等小站松坎站旁的鐵路線上,有一位鐵警,沿著看不到盡頭的鐵路線,開始了一天的巡邏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這位松坎站里唯一的鐵警,名叫楊順仲(已去世)。他是楊勇的父親,也是一位退役軍人。堅守崗位35年間,40萬公里的巡線里程,是楊順仲向中國鐵路遞交的答卷。

                軍人作風,代代傳承!

                老師傅說,但愿動車司機永遠不要用到那把閘,但如果要用,那就早一點把它拉下!

                “最后一道關,榮辱一把閘!”這句寫在動車司機楊勇手賬上的話,很多人并不明白其中的意義。早一秒撂閘,列車早一秒降速,乘客就有可能脫險,而晚一秒撂閘,高速行駛的列車極有可能來不及降速,一切,可能太遲。

                2022年6月4日10時31分,列車長再次通過對講機聯系司機,“D2809次司機有嗎?D2809次司機有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這一次,無人應答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退役軍人楊勇的“非常時刻”

                



              男生上体育课一直往女生这看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b99x9"><listing id="b99x9"><mark id="b99x9"></mark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99x9"></listing>